广西民族大学校友网欢迎您

校友心语
位置: 首页 > 校友心语 > 莘莘学子 > 正文
莘莘学子

思小云:用灵魂吟哦诗句

陈萌 杨淼 邵以宁 发表于 2019-03-11 点击:[]

他喜欢游历南国小镇,感受在江边码头的船上,一边看日落,一边喝啤酒的宁静惬意;他自幼读诗,笔下的汉字在他精心的组合下情思洋溢;他痴爱作诗,从晨曦到日落,对生活总有道不尽的诗语。他的诗里,有丰实奇特的意象,有青春激扬的逐梦讴歌,亦有对传统失落的沉痛悲缅。诗人,同学们这样叫他。

  他喜欢穿白衬衫,手中总是捧着一本诗集,简单却不随意。他便是思小云,文学院汉语言文学专业20142班的学生,相思湖诗群的成员。

  他成长的地方从不缺乏文化的熏染。思小云在贺渠完全小学念书,学校不大,但有足够多的书籍供他阅读。后来他转入志丹县城关小学,县里有一个藏书丰富的图书社,思小云便办了一张希望读书卡,借一本书一天一毛。从此他便整天泡在读书社或抱着一本本书回家,《爱的教育》《骆驼祥子》《少年维特之烦恼》……让他的童年书香四溢。思小云说:阅读令我满足,教我思考,予我不竭的创作源泉。

  十一岁那年,思小云不幸膝盖骨折,休学一年,孤独忧愁郁结于心,诗人情愫便上心头。此后,一颗诗人心在不断地积淀中渐渐萌芽。他开始学写诗歌,初出茅庐,却得到老师的指点和赞赏。

  同样唱着信天游长大,同样匍匐在这片黄土地上,同样思考着这片土地上生生死死的路遥,深深感染着年轻一代。思小云听父亲回忆说,当年路遥写的小说《人生》改编成电影上映,观影的人排成长龙,路遥一个个为他们签名。像牛一样劳动,像土地一样奉献。路遥的这句话深深地打动着思小云,给了他一种写作的态度和信念。

博学善思,不断探索新诗路

  

与平常的婴孩不同,思小云出生50天还未能睁开眼,所有人都以为他是瞎子。50天后,他终于睁开眼睛,家人如释重负。或许是珍惜这迟到的光明,他总是用心观察,博学善思。

  初中,是思小云激情澎湃的创作期。他说他十分幸运能够遇上何忠军老师,在他身上,思小云看到一种文人的气息,一种文人的傲骨。何老师从不要求写应试作文,却提倡写奇怪作文。思小云一个星期通常会写四、五篇随笔,一个学期要比别人多用几本作文本,老师每次都会念他的作文。那段时期,他的思维得到极大的训练。

  思小云还得到志丹县文联秘书长李清彪老师的指导。李老师那句只因出生在这山沟沟里,所以一出生就对着土地有了唱不完的歌打动了思小云。他开始慢慢诉说自己对故乡的感情。他在组诗《大世纪的烟》中写到《故乡》:黄豆所指,这个大胖小子/被手掌的残暴救起,只要连根拔起/这些松软的泥土,就可以让种子再次生长。在谷场上游戏,燃烧麦子/大烟如柱/镰刀扔在谷堆上,等待风来的方向。

  思小云上大学后加入相思湖诗群,结识了一些同样爱好写诗的同学,经过几次诗会的交流和思想碰撞,更加增进彼此之间因的友谊。2012级写作班董成琪说:小云外表清瘦,但他的诗歌大气磅礴。他擅长写爱情诗,如果说诗歌里有王国,那么小云的诗便具有这种高贵的气质,他待人真诚,友善,我一直把他当弟弟看。

后来,思小云在诗群里遇到董迎春老师,常与董老师及诗群的学长学姐交流诗歌。思小云觉得之前的惯常写法已经满足不了自己表达的需要,他想转变自己写诗的风格,而董老师对诗写理论的独到见解正是他需要学习的。董老师常会为思小云推荐书籍,增强他在诗歌创作理论方面的知识。  

在良师益友的帮助及自我的努力之下,思小云已然成为相思湖诗群中的后进汉子,也是5月份的每月诗人(主要是在相思湖诗群里相对有潜力,对相思湖诗群有一定贡献,发表作品较多的成员,同时也要得到诗群成员的共同认可。)通过网络平台,思小云一直关注着诗坛的最新动态并与一些诗刊主编保持联系。《几江》诗刊副主编黄伟说:“‘光明的背面一定是光明,青春的背后却是无尽的悲悯,这是读思小云的诗时脑子里突然出现的话。有位诗人曾说过好的诗歌一定要有大的悲悯,年轻的思小云已经走在这条路上了。

刻骨铭心诗人情

  

写诗,对我来说是一件刻在骨子里的事。这是思小云对诗歌的特殊情感。

  思小云爱读泰戈尔的诗歌,他把泰戈尔的诗集整整抄了两遍。那个时期他创作的诗歌也先后受到泰戈尔、徐志摩、勃朗宁夫人等诗人的影响,因此老师曾评论他的诗有朦胧诗和新月诗的味道。高中三年,学业繁忙,思小云却坚持写了《云树、云英》《小细蕊》《我不再归去》《寂寂的潮》等四部诗歌集。教室的墙上贴着一大半他写的诗。生活中,他是一个很敏感的人,能从一草一木获得诗意层面的触动,他总是随身携带本子,记录下这些灵感。曾有一次,他拿着纸巾去讲台朗诵自己写的诗歌,同学们见状都忍不住哈哈大笑。

  思小云一路上收获荣誉众多,他曾获得全国十八大征文大赛青少年组一等奖,全国第八届青年冰心文学大赛银奖,众多作品也发表在文学刊物上。不求发光发热,只盼一点余光照进黑夜。他却并不以此为傲。他对诗歌的爱从来都是质朴无华的。

  谈及当下诗坛被冷落的问题时,思小云郑重地说:诗的客观存在并不因为这些非议和冷落而失去它固有的生命力。如今,读诗的人是少了,但这并不意味着诗就失去它本来具有的精神层面意义,现代社会依然需要诗歌,所以写诗的人和读诗的人都是幸福的。

  年轻人有丰富的想象,应该多写诗,应该有诗一样的态度,诗一样的生活。思小云用他真诚美好的话语呼唤着更多人对诗歌的关注。

 

上一条:阳光下灿烂,风雨中奔跑 下一条:汇集点滴关爱 倾情志愿服务

关闭


版权所有:广西民族大学 校址:中国广西南宁市大学东路188号 邮编:530006 Email:webmaster@gxun.cn
备案号:桂ICP备05000943号 南警备 4501200086 号 前置审核编号:桂JS200601-04